秦楚

大爱派萌,大爱FOB!还爱派萌的双下巴😄

幻城同人 陌路 第五章

  渊祭一挥手,缚住卡索的锁链叮叮当当地退了下来。卡索倒在了地上。“我的眼睛……为什么看不见了……”说完,他勉勉强强的站了起来。“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何必明知故问呢?”渊祭说道。“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游戏。该来的,总会来的。你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渊祭戏谑的笑道:“记住,可别让别人看见,不然你弟弟,可就遭殃了!”
  幻影天—————
  “啊!”樱空释叫道。
  他看到镜子前的自己,一缕白色的头发从火红色的头发中长出。意识不断模糊,罹天烬那面狂暴,杀戮的意志不断涌出,与樱空释的意志不断拼挣主导意识。
  幻雪宫殿—————
  火燚在王座上坐着,嘴里说:“幻术应该生效了吧,也不知道那个人给的方法行不行。”
  幻影天—————
  终于,罹天烬的杀戮意识占了上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樱空释,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被打败了,真是无趣啊………”
  手指轻轻缠上那缕白色的头发,戏谑一笑。
  炼囚石岛—————
  卡索知道如果自己不自缚,樱空释恐怕会遭遇不幸。一挥手,锁链叮叮当当的缠住了他,低下头去,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渊祭默念了一声幻术瞬移咒语,卡索瞬间来到了刃雪城。
  神识出窍,看着经历了狼烟遍地的城墙,倒下的黑色城门,断壁残垣,卡索的心好似被一次次的击碎一般。痛苦,怨恨。
  父王,对不起,母后,对不起!我没有守护好刃雪城,没有守护好冰族子民。我不配当一个统领三界的王…………
  为了他最爱的弟弟,他毅然决然的走进了刃雪城的大殿,见到了那个现在高高在上的火王——火燚!和他最爱的那个人,那个卡索愿意付出生命去保护的弟弟——樱空释……
  可惜,他已经不在再是那个深爱着他哥哥的樱空释了。他叫,罹天烬!
  忘记自己,忘记过去,跌进了那个永无止境的游戏的漩涡,在命运的导演下成了无意识的玩偶,上演着一场手足相残,轮回无尽的戏码……
  真是精彩啊,现在,我们之间的故事开始了!
  ——————————————
  “卡索!”火燚惊呼道,“你不是已经死了吗?”眼睛瞪着卡索,不相信他还活着。
  “卡索……”罹天烬轻轻地念着他的名字,好像在回想着他是谁一样。
  “释,是你吗?”卡索听到樱空释的声音,心里不禁一紧,他没事吧,没有受伤吧,他,还好吗………
  “哦,原来你认识樱空释啊。呵呵,没想到啊,像他那样的人居然认识你这样的人。”罹天烬说道。
  “释,你怎么了,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啊!火燚,你究竟对我弟弟做了什么!”卡索慌忙道。樱空释可千万不能出事啊,千万不能出事啊……
  “真是没想到啊,我们号称三界之王的卡索居然还没死,不过,我想被亲爱之人亲手杀死的滋味可不好把吧。想不想再来一次啊?”火燚从卡索还没死的事情中快去回过神来。
  那个人究竟想干什么啊……
  “住口!我曾经亲手杀了释,如今,他也杀了我,这也是一报还一报,用不着你评论我们兄弟之间的事!”卡索几乎是吼出来的这句话。
  “我告诉你,樱空释他中了我们火族特有的毒——火蛹之毒。这种毒会让人释放他心里最深处的欲望,从而变成另一个人。而且听从下毒者的摆布。好好看看,你弟弟内心深处的欲望究竟是什么吧!”
  释,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们之间的命运是如此曲折……………

我觉得派派唱srar的时候可能真的哭了,大屏幕上他快速的揉了揉眼,看原视频的话还能看出来他吸了一下鼻子,而且那个近距离镜头他就好像咱们哭的时候猛地一吸气似的,音也有些颤。
他们快要唱到we won't go那里了,我觉得对他们四个来说都应该有很多的感触,真心觉得srar最后的大合唱超震撼人心,那种感觉就算我是在手机上看的而不是现场都会被那种氛围感染。
不像是悲伤,就是一种感动。
为了他们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所取得的成就。
真的爱他们,做梦都能梦到他们。
说起来这梦也很逗,记不起来好像是要去和同学参加一个活动,本来不太愿意去的,然后快要结束的时候忽然发现他们在不远处开演唱会,就一直站在那里不动了,我还拼命地跟同学说那就是我一直喜欢的乐队,我们就一起静静的听他们唱完歌。
然后我就拿出了手机追了上去,想跟他们照一张照,照完了之后我就跟pa说我真的超级喜欢你们,还问他说为什么越来越胖了,又和pa单独照了一张像。这时候pe,joe,andy都已经离开了,我看到pa盯着我身后什么东西,一转身发现他看的是一个卖油条的店铺,有很多人手里面都拿着油条,我就给pa递了一个,然后他说了谢谢就离开了,这就是我的梦。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真的想和他们离的近一点,弥补我没有抽到粉丝见面会的遗憾吧,这个梦真的很让我开心,我也想跟他们说,我们这些粉丝永远都不会离开的,我们会一直支持你们的😊

幻城同人 陌路 第四章

  “真是不堪一击啊!”渊祭说完一挥手,那些冰棱从卡索的身体里退了出来。
  终于结束了吗?还是我己经死了?身体好疼啊…
  “大人,是时候开始改造了。”星昼说。“真可惜啊,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就要变成只会听从命令的傀儡了……”说着,渊祭用长长的手指凝成了一把冰纹赤焰刀,划开了卡索洁白的胸膛。
  接着,星昼递上来六块绿色的芒星石与一块纯黑的原晶,渊祭笑了笑,说“是时候让我的游戏人物的性格变一变了,不然可就没趣了…”说完,将原晶埋在了卡索的伤口中,伤口瞬间愈合了,只剩一道长长的,掺着妖艳紫红色的疤。
  然后把六块芒星石放成一个六芒星状的图案,将其按状放在埋下原晶处的周围。顿时,光芒大盛……
  “啊!”本已失去意识的卡索又叫了出来。他的四周都闪烁着紫色的光芒。
  刃雪城内——————
  罹天烬一挥手,那些正在执行火燚命令的火族士兵飞了出去。那些正在被折磨的冰族人被解除了囚禁符文,立刻施展幻术逃了出去。
  “罹天烬,你在干什么!”火燚喊道。要不是还要借你的手追查冰族余孽,你早就死了。
       “我看他们不顺眼,瞎嚷嚷的让我心烦死了,所以放走了。怎么,不行吗?”罹天烬说完,就走了。
  哥,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冰族人……
  哥,你回来吧………
  罹天烬向雪雾森林走去, 走向那个葬心的地方……
  无尽的思念化作缕缕清风,抚摸着那片曾经与哥哥一起玩耍的,寂静的雪雾森林……
  “释”“释”“释”……微笑的他,严肃的他,真诚的他,脆弱的他,濒临死亡的他,轻轻地说出他的名字,如今他却再也不会说话了……
  “哥………”
  炼囚石岛——————
  “这就是舍弥你背叛我的下场!你的转世,终究还是落在了我的手里!我要你生生世世,不得好死!!”渊祭狠狠的说道。
  万丈紫光汇聚在卡索的眼上,渐渐的涌入,化为一层紫色的薄雾笼罩在他的眼中。
  疼痛渐渐平息了下来。他睁开眼,看见的却是一片黑暗。心中充满了不知由何而起的怨恨,却又有一股宁静的气息在维持着他的理智。
  “卡索,我命令你,缚住自己去火燚那里,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然的话,我会让罹天烬,不,是樱空释,死在你面前!”渊祭说道。
  他知道,不管怎么折磨卡索,他都不会屈服的。这个人,虽然很温柔,但在面对关于他自己所珍重之人的时候,有的只是坚强不屈的一面。卡索他唯一的弱点也是这个。
  “是………”卡索回答道。他只能这样,就算自己要受到削皮挫骨之痛,也绝不能让樱空释受到一点伤害………
  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对于樱空释,他最爱的人寄托无尽的思念。
  两人都在思念着对方,为对方而心痛。因此忘记了自己,所要承担的一切痛苦。
  思念,支撑着这世上的人们活下去,寄托自己的希望。
  你在哪?你在渐渐的离我远去,我努力了,却怎么都追不上你,你渐行渐远,最终没入黑暗,我就再也抓不到你了………
  思念,化作风轻轻地吹着………

狄尉 大梦一场 He/Be不定

  楔子

  
        应该是今生有缘吧,不然他一个被关了八年好不容易脱身的人怎么就恰好遇上了那个鲜衣怒马的公子。
  
  他这一眼,那人的轻轻一弹,竟将他们二人今后的命运紧紧的牵到了一处,如同两棵紧邻的藤蔓一般,互相缠绕,互相紧勒,谁也不放过谁,却也是谁也放不开谁。
  
  他曾经摸着自己的小胡子笑眯眯的说天后对你可真好,亏我还被打了几大板,原来大人您几句话的事就能给狄某求得一条小命,下官可真要抱紧了您的大腿,大人您可不要嫌弃下官沉啊哈哈哈……
  
  那人当时还正正的带着一顶官帽,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那耀眼的火红在骄阳下好像镀了一层金,真是配极了他的名字,尉迟真金。
  
  他当时也回了自己一句,说没问题,只要你别闲的没事干非要得罪人我就能护着你一生平安。
  
  自己嘿嘿了两下说哪有那个胆,在下就破破案子,见好就收,见好就收。
  
  可事实证明,他真不缺那个胆。
  
  他查明了真相,赢得了百姓的心。却也输了,输掉了故人的命。
  
  不光是故人,也有当初那个翩翩公子,那个曾经说我保你一辈子的人,那个曾经一次又一次站在他与敌人之间保护他的人,那个他心中最重要的人,那个他最放不下的人,那个曾说过你我两不相欠的人。
  
  他从未想到还有那般艳的红。
  
  他成了国老,那人却成了永远的禁忌,随着一杯酒,化成了一抔黄土,回到了他的故里,随风四散。
  
  他不曾想过,那个赤发碧眼的人会随风散的那样快。
  
  他使劲追,却只抓到了一粒尘埃还有一个曾经的大理寺莲花徽章。
  
  
  他用了很长时间去想,那人的故里在哪里?

        后来才明白,那人的故里就在这洛阳,就在这大理寺,就在他心里。
  
  
  
  
  
  
  
  
  
  有人想要看么?
  我文笔不太好。。。
  上面这几段话不一定按照顺序在正文中出现,所以he还是be不确定
  
  

幻城 陌路 第三章

  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ooc是我的锅。。。
        渊祭大大上线!






         在一片静寂的黑暗世界中,一个有着银白色头发的男子在其中走动着。
  “我不是死了吗?”他轻轻说道。这是哪里,难道我是在地狱吗?是啊,为了复活释,我害死了那么多人……但我不后悔!释,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人,不管怎样,只要你还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希望,我这一生做的错事都能够用我这一死偿还……释,你还好吗?
  忽然,黑暗中出现了一丝光亮,红光,血腥与邪恶的象征。在那若隐若现的红光中,一个“人”走了出来。
  这个人的身影是那么的像……终于,他的脸露了出来。“渊祭!”卡索惊呼。
  这到底是哪里……
  “你好啊,卡索。没想到啊,这么快你就死了,我还没想好怎么折磨你呢!”渊祭说道。
  “这是哪里!”他怒吼道。“你说呢?别忘了,你为了从我手中获取隐莲复活樱空释等人,可害死了那么多冰族同胞!”渊祭说道。“这,是地狱啊!”
  神界.雪族——————
  曾经坐在冰王的玄冰宝座上的那个冰雪一般的男子不见了,取代而之的是凶狠残暴的火王。
  “哈哈哈哈……”冰族的灭亡让他心中痛快无比,“什么三界最强大的神族?在我火族的攻打下,还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火燚在冰雪宫殿中高高在上的坐着。
  门外是那些在大战中幸存下来的冰族人的惨叫声。他们此刻生不如死,被烈焰焚身,元气被生生抽取出来,魂魄被火焰烤着………
  “住手!”罹天烬吼道。
  地狱——————
  卡索看见,在那片红光之中,不光有渊祭,还有曾经的那些因为守护幻雪神山而死的人都在红光之中看着他,嘴角上挂着诡异的微笑。
  “难道,难道你当初是故意死的?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卡索心中忽的一紧,他有些害怕了,他怕渊祭又有什么危害到樱空释的阴谋。
  “哎…卡索,你是不是死了之后变笨了?就凭你们几个那点少的可怜的灵力,怎么可能打败我呢?更别提杀死我了!要不是我故意的,你们几个血统不纯的神根本不敌我的一招攻击!”渊祭嘲笑道。
  “那你为什么要死?”卡索又恢复了他原来那种冷静沉着的心态。“卡索,你再好好看看这周围!”
  轰隆,轰隆,几声巨响之后,周围变了样。
  “这是…炼囚石岛……"
  “你的前世就是被锁在这个岛上的人,幸而有一只霰雪鸟拼死救了你,你也入海而亡,才转世成为现在的冰族王子的。”星昼冷冷的说道。
  “不过这次可没有霰雪鸟来救你了!”说完,就一挥手,几根铁锁分别缠住了卡索的手,脚,脖子,腰。把他拖向前世他被囚禁的地方。
  卡索奋力挣扎着,他来过这个岛,对着地上洒落的血迹落过泪,当时也不知道为何会产生这样的情绪,原来是因为自已前世的原因啊!
  但那几根铁锁的力量太大了,挣扎没有用,他还是被铁锁缠在了前世被囚的地方。
  渊祭一挥手,数百支冰棱齐齐向此刻被囚的冰雪男子飞来,在他面前一丈之处停了下来。
  “哎呀!先钉你那儿好呢?求饶吧!或许我下手还能轻点。”但卡索是何等的坚强自负,他就算是死,也不会在敌人面前求饶以输!
  卡索什么都没说。
  “既然如此,就开始对你的惩罚游戏了!”
  数百支冰棱纷纷向前刺去,钉进了卡索的手腕,腿脚处。“啊!”晶莹的血争先恐后的从卡索的身体里涌出,在下一秒钟,冰棱变了,由晶蓝色变成了赤红色,如同被烧热的铁一样,烤着卡索的血肉,发出滋滋的声音。
  卡索死命的咬住嘴唇,不发出一点声音,银白色的长发被血,汗浸湿,散发出血腥的气息。
  黑暗,渐渐在卡索的意识中蔓延…………
  心想,死了也挺好,不用受罪了。
        渊祭看着眼前那个浑身鲜血却仍美好的不然纤尘的人,心中说却不上多么痛快。
        这是他的第几世了?对,第三世了。
        为什么这么多次轮回,他都要背叛自己,去追寻那所谓的自由!
        明明只是自己掌中的一颗棋子,为什么偏偏想要挣脱那安排好的宿命!












不要脸的我求小红心小蓝手。。。(๑• . •๑)

最近迷上了冯叔演的狄仁杰系列!!!
鱼翅大大红发碧眼太帅气了!!!还暴娇哈哈哈
弱弱问一下谁有神都龙王或通天帝国或四大天王的资源。。。求

我要吸休(๑• . •๑)

吸~吸~嗝儿

长发休真好看~

还有他酷酷的大长腿!

其实我最喜欢休叔演的角色应该是飞行艾迪还有马戏之王里面的两位帅气的大叔(●°u°●)​ 」

我吸,我吸,我吸吸吸!!!

可以吸的休!!!

幻城 陌路 第二章

  樱空释紧紧的抱着卡索的尸体,不停的摇晃着,眼泪一滴接着一滴从他的眼睛里流了出来。哥,原来我们之间的命运就早早的注定了吗?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哥,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复活的!
  这时,火族士兵涌了过来,他们呆呆的看着罹天烬抱着死去的冰族的王,卡索,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火燚破空穿梭了过来,冷冷的看着樱空释和死去的卡索,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
  卡索,你终究还是败在你弟弟手上,终究还是我火族一统三界!!怎么样,死在最亲爱的人手上的滋味,是不是很痛苦啊!!
  我要让冰族有能力威胁到火族的人彻底消失!不过,樱空释还要留着,他还有别的用处。
  樱空释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一挥手,所有火族士兵都被震飞了,火燚并没有阻挡,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又弯下了腰,轻轻的,小心翼翼的抱起了那具尸体,向着雪雾森林的方向走去……
  樱空释听见头上响起几声鸟鸣,是霰雪鸟。哥,你说想像霰雪鸟一样,自由的飞翔…对不起,我没有做到让你自由,对不起。
  一片片银白色的雪花从空中落下,像是想要遮盖这件伤心事似的,轻轻的覆盖在了那同样是银白色的血迹上。
  樱空释走到了雪雾森林里,看着这片拥有自己和卡索美好的回忆的地方,心想:哥哥葬在这个地方是最合适的,但,哥你放心,你很快就会醒来的。几滴泪水又洒在卡索的脸庞上。
  一丝丝白色的灵力丝带从卡索的身体里飞出,环绕着樱空释,最终没入了樱空释的身体。他明白了,原来哥哥致死都在为他着想,把灵力过继给他…当初,自己也是这样…原来这一切都在循环…
  樱空释轻轻的将卡索放在地上,没有用任何灵力,只是用手在挖着一个坑。这个坑是给他说的,要挖得大一点,舒适一点,让他好好的睡在这。
  他并没有挖得很深,而是像不相信卡索会死似的,只挖了浅浅的,期盼着有一天卡索会醒来,还会站起来跟他说:“释,我回来了。”
  樱空释看着熟睡一般安详的卡索,又忍不住落了泪。哥,你快回来吧,大家都在等着你回来,不要离开我………
  哥,不知我们以后还会不会相见。他托起卡索,将卡索放进土里。哥,再见……
  当土完完全全的盖住卡索那紧闭着双眼的脸时,樱空释的心碎了。这层薄薄的土,盖住了他和卡索在一起的时光,埋葬了卡索,也埋葬了他曾经的心。哥,我好想一直陪着你,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复活的!
  他站了起来,凝聚了灵力,发现自己又强大了不少,从此,再没有人能打败他了。但不知为何,他没有欢喜,庆幸,反而更加伤心了。哥,你到现在还照顾着我,而我为你做了什么…
  巨大的光幕撑起,盖拢住了这一片土地。霎时,一块巨石破土而出,黑色的石面上刻下了四个字:卡索之墓。
  再见,哥。

Newtmas同人(詹森×托马斯)黑暗中的光芒 第四章?

  新手第一次开车
  写的不好请见谅
  这一章铺垫
  一切为了开车而开车
  ————————————————
  托马斯很久没有感觉到如此的幸福了,自从他们从迷宫里面逃出来,一切时间都用在无休止的逃亡之路上,每一天都担惊受怕,每一天都可能是一场永久的生死离别,每一天都可能是让他们长眠不醒的日子。
  
  终于,他等到了这一刻。
  
  他与纽特,米诺,弗莱潘,特蕾莎以及那些逃出来的人一起坐在海边的沙滩上,就着清爽的海风,烤着温暖的篝火,大家庆祝这劫后余生的喜悦。
  
  他好久没有感受到如此的幸福了,这一切如此真实,但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突然,铺天盖地的火焰袭来,他身边的朋友们被火光映照出半明半暗的脸庞,他们突然安静地一起转过头来看着他,纽特轻轻的说:“托马斯,你说过你要带领我们走出去,你为什么没做到?”
  
  特蕾莎的双眼满是眼泪,她哭着说“我们不是要救所有人的么,你为什么不抓住我?”
  
  人们渐渐靠近他,他们都开始模糊,托马斯的眼中只剩大片大片的色块,但他的听觉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我们本来可以成功的”
  
  “你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杀了她”
  
  “我们本来都可以逃出来的”
  
  “我们为什么会放弃离开的机会而是去救你,明知道不可能”
  
  “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离开了,你却还在这里”
  
  托马斯用双手紧紧的捂住耳朵,但是那些声音却无孔不入,如同尖刀一般插在他的心上。
  
  他猛然间醒来。
  
  “你觉得就凭你现在的样子,还有资格谈论自由么?承认吧,你就只是一份财产,除了价值昂贵之外一无是处。”男人冷笑着俯视着他说。
  
  “你把他们怎么样了!放开他们!”托马斯挣扎着说,无奈他的手脚都被死死地绑在医用床上,动弹不得。
  
  “他们?看来你真的是神志不清了啊,这病毒对脑部的刺激还是大了点。”詹森又拿出了一管黄色的药剂。
  
  “拜你所赐,我们还没有把那些残次品抓回来,不过有你在这里我们也不用愁。”
  
  他狠狠的将针头扎进托马斯的血管里,“比起他们,我想你应该先担心一下自己。”
  
  托马斯的力气一瞬间被卸了下来,他惊恐的看着詹森压了下来。
  
  ————————————————
  坐在副驾驶的纽特突然感到一阵寒意和莫名其妙的疼痛。
  ————————————————
  
  
  
  
  
  
  
  
  这一张是铺垫,突然发现叨叨了八百来字还没有开上车
  不禁思考没有随缘没有石墨没有AO3没有微博长图我要怎么把车发上来?难道真的只能截屏了么?
  真的不会写文_(:з」∠)_
  但我就是这么不要脸的吧他发上来辣大家眼睛👀
  求轻拍
  
  
  
  人物剧情文笔差都是我的错,其实原剧里面超级gay!
  
  这应该是正文???
  不太确定,请留个评论表决一下这是不是正文?
  
  
  
  

幻城 陌路 第一章

我把以前的都删了,这次重新发一遍

文笔垃圾请见谅

  (接电视剧中罹天烬未恢复记忆时去刃雪城找到卡索,二人在樱树下大战,卡索败)

  “卡索,你也有今天。前世,你杀了我,今世,我要你以死偿命!不,我要你生不如死!”罹天烬发狠的说。卡索被击倒在地上,嘴中不断涌出银白晶莹的鲜血,落在了满地的落樱上,一双蓝瞳还在凝视着罹天烬,凝视着自己最爱的弟弟。

  “你把我怎样都可以,但放过冰族,上一世你的死是我一人害的!我跟你回火族,放过他们!”卡索艰难的说完了这句话,又喷出一口鲜血,强撑着不让自己晕倒。

  “好啊!我可告诉你,迎接冰王的可是我火族的无上酷刑!哈哈哈哈哈!”

  卡索忽然想起隐莲曾说的话:“隐莲的花语是有得必有失, 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公平,你想恢复你爱的人的记忆,就要以同样的命去换!”

  他忽然明白了,因为渊祭对他下的诅咒,所有人的记忆才会消失。如果他死了,诅咒就会破解,如果他死了…………

  他忽然一转身,抓起了弑神剑,猛地刺向了自己,天地一片晶莹的银白在飞舞,血从身体中涌出,长长的剑身没在卡索的身体里…………

        眼还在凝视着樱空释,像是在看一个人心中最后的安慰。

  罹天烬只觉得有东西在脑海里就喷涌而出:他与他在凡界流亡三十年;他为了他第一次杀人;他温暖的怀抱;哥,请你自由的………他怎么能忘记他是冰族的皇子,忘记他最亲爱的哥哥!

  脸上一片湿润,他冲了过去:“ 哥,你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樱空释慌忙抱住卡索“哥,哥,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卡索在樱空释的怀里缓缓地伸出了手,探向了樱空释的脸。

  “释,好好的活下去!”卡索在樱空释的脑海里留下了一个梦,只有当自己死了才能打开。“释,原谅哥,哥等了五百年,却等来这样的结果。原谅哥,哥陪不了你了。”卡索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神渐渐涣散,手垂了下来,最后在风中留下一句即将飘散的话:“释,好好活下去……”

  “哥!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哥,哥……”

  樱空释哭喊着,他抱着卡索的尸体埋头痛哭,眼泪汹涌而出,砸在了卡索的脸上………

  樱空释鼓起勇气,缓缓地伸出了手,覆上卡索仍睁着的碧蓝的双眼,帮他把眼闭了起来。轻轻抚摸着卡索银白的头发,探向了那个卡索留下的梦境………

  我是冰族的王子卡索,我有个弟弟,叫樱空释。他是我最亲的人。在一场圣战中,我失去了其他 哥哥姐姐,从此之后只有我和释作伴。

  父王把我和弟弟送了出城,我们在凡界流亡了30年。那时我们还没有学会幻术,我们只能以用水变小动物为生。有一次一个人抢走了所有东西不给钱,我用水杀了他,不知为何释却笑了。又过了许多年,梨落来接我们回家,回到那个依然宏伟壮观的刃雪城。就在那时,我深深地爱上了她。

  我知道回来就是让我成为刃雪城的王,但我更想要自由。那天,释跟我说:“哥,相信我,你一定会自由的!”我抱住了他,我明白,这是不可能的………我跟他说我想做一只霰雪鸟,在天空自由的飞翔………

  有一天,梨落不见了,那是父王将她带走了。我不顾一切的打败了父王,而梨落真的走了,被埋在冰冷的海底………我决定了,为了能保护我所爱的人,我要让他们的灵力成为最强,这样就没有人能伤害他们了。

  于是,我找到了先祖舍弥种植在六叶冰晶上的一丝精魄,入了他的记忆。我在他的记忆中发现了有关隐莲的记载,这种神物可以满足人们一个愿望,只是需要一点点代价,为了有缘人,隐莲甘愿等上千年时光……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舍弥与我有许多相似之处,虽然我并没有看到他的面貌,但是他给我的感觉,就像另一个我一样,事情变得奇怪了起来。

  在我成为冰王的那一天,释却说要自己当王。我不得不娶岚裳为妻,但释却要娶她。我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一切好像在渐渐偏离原先的轨道,在向毁灭发展……

  终于,我亲手杀了樱空释,他最终还是希望我自由……我奔向幻雪神山,终于取得了隐莲,但受到了渊祭的诅咒……在一次次小小的偏离下,释,梨落,岚裳虽然复活了,但是释却在火族,梨落岚裳失去了记忆。

  我在后悔,如果当初不为以后而了结的话,结局就不会这样了……但至少他们都活过来了,我宁愿得的是你们,失的是我……

  释,原谅哥,哥不能再陪着你了,你要坚强的活下去………










很久以前写的了,希望大家见谅。。。
欢迎改正⊙ω⊙